【星闻】谢霆锋周杰伦!《新歌声》能破七年之痒吗

  2月28日,浙江卫视春推会举行,相关负责人在会上透露新一季《中国新歌声》将在浙江卫视2018年第三季度每周五晚21点播出。随后,灿星宣传总监陆伟在朋友圈发文称浙江卫视《2018中国新歌声》全新导师阵容揭秘:周杰伦、谢霆锋、李健三位导师已确认加盟!还有第四位神秘大咖导师,敬请期待!

  这是《新歌声》对导师阵容改造动静最大的一次,此前尽管每一季导师阵容不断有调整,但很少一次性换上两位重量级导师,而让人略感意外的是,除了之前宣布退场的六年导师那英之外,上一季的陈奕迅、刘欢暂时也都没有在官宣阵容之列。

  据CSM52城收视率数据显示,上一季《新歌声》总决赛当晚收视率为2.201%,同比上年下滑44%,与第四季总决赛的6.843%相比,可以说是断崖式下滑,全季2.213%的平均收视率更是创该系列历史新低。在网络上,第二季《新歌声》总决赛点击量为1亿,与与另一档网络爆款嘻哈综艺2亿左右的平均点击量相比,这当然不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成绩。

  节目的走低还直接体现在话题度上,上一季总决赛当晚,鹿晗认爱关晓彤不仅令微博一度瘫痪,更将《新歌声》第二季总决赛淹没在舆论的潮汐中,到这时候,即使《新歌声》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这款变身陪伴型综艺的昔日爆款,正在迎来退潮。

  尽管上一季依然拿到了国产综艺中最高的5亿冠名费,但《新歌声》依然不得不面对变成老歌声的烦恼,除了节目模式老化,更糟糕的是造星能力退化,第四季冠军张磊和第五季冠军蒋敦豪,都在一夜璀璨后消失在观众的视野。而上一季总冠军微博只有2万多粉丝。

  2017年10月11日下午,那英工作室通过微博发布声明称,第二季《新歌声》结束后,那英不再参与后续《新歌声》的录制,不再继续担任导师。这也意味着,第一代导师已经全部退出这档王牌综艺。但当时一个令《新歌声》略感尴尬的事实是:直到那英退出这款担任了6年导师的节目,许多观众才如梦初醒:这一季总决赛已经结束了?

  全世界的传统音乐选秀综艺都在面临瓶颈,全世界的音乐选秀类综艺都在拼大牌,同样与那些国际知名选秀综艺一样,经典导师的退出,正是一款综艺重构导师阵容的绝佳时机,而《新歌声》迎来了谢霆锋和李健。

  虽然李健之前就担任过快男的音乐召唤师,但如此频繁地参加此类音乐选秀综艺,依然令公众多少感到有些出人意料。但对于《新歌声》来说,这无疑是这一季隐藏的震撼弹,除了一贯稳健的综艺表现和不俗的音乐品味,李健能够与《新歌声》产生多少新的化学反应,同样令人期待。

  据CSM52数据显示,《新歌声》第一季的收视率始终未破4%,后几期节目经常跌到3%以下;而第二季的收视率始终没能破3%,节目后半段更一度跌到2%以下,直至10月8日的总决赛,收视率才重破2%。对比《好声音》前四季平均3.82%、 4.58 %、4.19 %和4.85%的收视率水准,改名后的《新歌声》收视率显然遭遇了断崖式下滑。

  口碑也始终不见起色。《中国新歌声》第一季在豆瓣的评分5.2分,仅有3500多人评价。今年第二季的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目前豆瓣上4600多人的评价,评分停在5.0分。而2012年《中国好声音》第一季播出后,吸引了两万多人在豆瓣上打分,最终获得7.8分的高分。但是接下来的三季《中国好声音》,豆瓣评分都在6分上下徘徊。

  相比逐渐滑落的收视和口碑,节目话题度却似一夜之间消失不见,如果说同类老牌音乐综艺《歌手》还能不时出现在我们的朋友圈,那么如今的《新歌声》,除了节目开播和总决赛之夜,则几乎已经彻底淡出了我们的朋友圈。

  收视、话题度的节节败退之下,节目依然在上一季拿到了5亿广告冠名,这又仿佛印证了那句老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一种广为流传的说法是,《新歌声》已经从曾经的爆款综艺变成了如今的国民陪伴型综艺。

  四年前,周杰伦加盟《中国好声音4》,为节目挽回不少人气,去年陈奕迅的加盟,又被认为是一根救命稻草。事实上,周杰伦陈奕迅组合,也的确用导师讲相声+金曲联唱构成了节目最大看点,甚至陈奕迅为学员肖凯晔选择的合唱歌曲《不该》,都是周杰伦的作品,由周杰伦和张惠妹原唱。

  另一方面是赛制突破。如果说《新歌声1》的转椅变战车只是徒有其表,第二季第二阶段的魔鬼六次方循环大逃杀,第三阶段的队内冠军战采用了更有看点的明星帮帮唱和个人演唱两个环节,以至于陈奕迅就在自己战队的冠军赛请来了黄韵玲、杨千嬅、李荣浩、魏如萱四位重量级唱将。

  关于这第三季的玩法,总导演金磊透露,节目模式细节有大改变,导师战车、冲刺等元素将有所调整甚至取消;学员真人秀的部分将加强,包括团队中学员的关系、学员的情感、学员在整个成长的过程中的点滴。

  一边是迟迟缺少爆款学员使节目人气下滑,一边是难以控制的国内电视综艺整体颓势,在网络平台各种资源整合的优势面前,《新歌声》这块蛋糕还能剩下多少余温,谢霆锋李健对于观众的诱惑力能发挥到几何,都是未知数。

  当标准化生产的平民音乐选秀遭遇审美疲劳,在模式创新之外,最根本的还是再造音乐造星的能力,否则无论怎样的陪伴型综艺,都会面临观众不断消耗耐心之后将其直接判负离场的风险,导师上场和学员得分,留给《新歌声》的时间都不多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